約善德

聖可可

約善德於2009年在希伯倫的山丘地區開設了聖可可工廠,工廠距離希伯倫只有幾分鐘的路程。他以前住美國新澤西州,是第四代麵包師。
獨家:一絲美好—約善德(Jo Zander)的故事
作者:anna | 2017-04-03 10:25:53
身為鄰近西伯倫的聖可可巧克力工廠的創始人,約善德是世界上數十家可可豆到巧克力塊(Bean-to-Bar)生產商之一。他認為自己的工作是對猶太教一條主要誡命的實踐:改善世界。

您和巧克力的淵源是什麼?您是怎麼開始接觸巧克力的?

我跟巧克力的淵源既遠又近。我的祖父是一個麵包師,小時候我為他工作過, 當時我並不喜歡巧克力,或是說根本不喜歡甜食,但在那裡,我學會怎麼從零開始做事。

然後我進大學,主修工程學,只是對我來說,這並不很讓人興奮。工作三年後,我覺得可以了,不想再繼續。於是我離開工程學,投入烹飪學校,在那裡,我重新認識巧克力。那個時候,美國只有五家Bean-to-Bar公司,其中一家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,就是我住的地方。我致電這家公司,想知道是否能去看看。在那裡,氣味、豆子征服了我。他們做了一塊非常苦的巧克力,裡面蘊含一種我不曾在任何巧克力裡嚐過的味道… 竟有如此令人興奮的事務在我人生經驗值之外…

所以你決定成為第六家巧克力公司的創始人?
基本上是的。從最初的興奮感,我開始摸索一切可能,這個過程漸漸生長—樹、成長、收成,然後製程。
但是沒有地方可以讓我學習。

這個行業當時並不存在,但有一個線上對話群組,有一群熱愛研究巧克力製造機的同好在線上聚集。把豆子變成巧克力需要投注很多精力,首先,把豆子縮小為一百倍,卻沒有單一機器可以做到這點,你需要好幾台機器完成工作。於是,我們(我和我的伙伴)開始製造自己的機器。我們的第一台烘烤機是一台有十年歷史的烘乾機。
過程中,我們學會很多事,也經歷多次實驗,這就是公司起步的方式。感謝上帝,幾年下來,我們有能力添購機器,產能上也更上一層樓。我們在南美種豆,以控制整個過程,我們清楚知道自己的巧克力裡面有什麼。我們還從巴布亞紐幾內亞、馬達加斯加和委內瑞拉等其他地方進口豆類。

可以談談為什麼選擇在希伯倫地區定居?

當我在古什艾錫安(Gush Etzion)一個宗教學院念書,朋友邀請我來此地作客。一路駕車前來,我心裡想著,這實在太偏遠了,還有這麼多阿拉伯人,我是不可能住在這裡的... 但是,當我登上山頭,眼前景致如此壯麗,一眼望去,可見死海。這樣的景致在這裡並非天天都有,只是那天視線特別開闊,我心想,若是餘生都能擁有這般美景就好了。那時,我並不知道自己將得到社區這麼多愛和支持,這是如此溫暖的感覺。我們距離希伯倫—也就是先祖亞伯拉罕—只有五分鐘路程,這是如此強大。

在這裡設置公司困難嗎?

相當困難。每次我們訂貨,都很難說服廠商送貨到這個地區。但我很喜歡帶人到這裡來。

為什麼你選擇在猶大地的"綠線"以外定居?
老實說,在我眼裡,線的這一邊或是那一邊並沒有差別,對我而言,安全上並沒有區別,我認為這塊土地是以色列土地的一部分。這是大衛之地,也是亞伯拉罕的土地。幾千年來,這片土地上有如此深厚的猶太血源!我覺得自己與Maarat HaMahpela(希伯倫列祖之墓)的連結很深,我靈魂內有什麼東西緊繫這個地方,而不是西牆。這是塊需要體力勞動的土地,就像用橄欖生產橄欖油一樣,數千年來都是如此。這是我們的工作,我的工作是讓世界一天一天變得更甜美。這就是上帝給我們的。看看這個地方,在你眼中,它可能黑暗而苦澀,並不是那麼美好,但我們總是尋找一絲美好,因為實際上,我們需要的往往只是一絲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