娜馬・米爾・以撒

納庫多塔印(Nekudotayim)工作室

娜馬有雙平面設計師的眼,她以納庫多塔印工作室展開業務,工作室服務內容包括設計、設計策略、行銷以及品牌建立。
獨家:泰可阿(Tekoa)的光彩設計紀念生活—娜馬・以撒(Naama Isaac)的故事
作者: Aryeh Tavor | 2018-03-15 08:58:09
娜馬・以撒和丈夫以及他們的三個孩子住在猶大的泰可阿(Tekoa)社區。娜馬已在世界之心的每月驚喜包專案中製作了許多精彩的產品。當時家人決定搬遷到可卡夫哈薛卡(Kochav HaShachar),娜馬已經在出生於歐弗拉(Ofra)生活了十二年。她的父母是社區成立後,最早住在這裡的家庭之一,"可卡夫哈薛卡成立初期,他們尋找[新的]家庭搬過去,好一起堅固這個[年輕的]社區。就這樣,我們在那裡住了一年。"

娜馬對平面設計特別有眼光。她以納庫多塔印(Nekudotayim)工作室展開業務,工作室服務內容包括設計、設計策略、行銷以及品牌建立。"在我提供的各項服務中,有一個我特別感興趣的利基市場—設計市場中的獨特利基,就是猶太文物設計。水彩[創作]、繪畫、猶太藝術,猶太婚書(Ketubot,宗教和禮儀婚禮文件,通常用圖畫圍繞文件的法律部分)和其他類似的項目。我較少製作商品,而更多提供個人化訂製品,例如,一對將結婚的夫婦,[我可以為他們]製作一個畫著耶路撒冷的婚書,是特製且個人化的。"

因為她的猶太文物作品,娜馬成為世界之心的供貨商,"我與世界之心的緣起就是這樣。目前,我正為下一個包裹製作[設計師]以斯帖書(王后以斯帖拯救猶太人的故事),"娜馬說。

娜馬接著向我們展示了她為世界之心手工繪製的藝術品—這個設計將作為以斯帖書書頁的美麗框邊。她解釋到,她正在處理書本創作的每個細節,"我正在研究平行設計(mediums),並將把這兩者融合在一起。[我用]水彩畫、手繪藝術、各種材料,還有鉛筆,這只是其中一面。然後,我將創作掃描到電腦裡,再加上文本。[這本]以斯帖書會有雙語。基本上,這些就是我做的事。我在家工作,為了業務,我還聘請兩名員工,他們也住在這裡"。
娜馬的作品很明亮,色彩鮮豔、活潑,我們想知道她是如何選擇猶太文物作為專業的,她告訴我們,部分原因是表弟被殺,促使她開始專業地創作猶太文物。六年前,娜馬的表弟阿旭肯(Achikam)在納宏泰倫(Nachal Telem)一次恐怖襲擊中喪生。當時他和朋友大衛一起徒步旅行,卻在槍擊事件中喪生。襲擊發生幾個月後,娜馬的阿姨問她是否有什麼可作為阿旭肯的紀念物。娜馬回憶道,"特別是,[我阿姨]希望紀念物是一個快樂和活潑的東西,而不是記憶謀殺—痛苦和隨之而來的憤怒—紀念阿旭肯的東西應該是個著眼生命的東西。那時,我正著手畫一個朋友的婚禮天蓬(chupah),新郎碰巧是阿旭肯和大衛的朋友,這對新人在這個天蓬下成婚,讓家人和朋友們深深動容。

在娜馬堂兄的記憶中,她的第一件猶太文物作品即是天篷,創作這個天蓬,好激勵更多人。"這是我創作的第一個個人化猶太文物作品。對我來說,創作過程感受非常強烈,首先,由於我跟阿旭肯很親,同時也因為要成婚的是他[阿旭肯]的朋友,他們年齡相仿,"娜馬繼續說道,"天蓬匯集了以前沒有的東西—新娘和新郎—並把他們聚集在一起,另一方面,天蓬將這對夫婦包覆在一個創造的氛圍中,就是創造一個新的,夫婦將一起經歷的開始。"

那時起,娜馬就持續創作猶太文物品,例如猶太會堂裡的布套,房子的畫作以及講述以色列故事的其他產品。她笑著憶起自己的侄女,她很快將前往美國,所以要求娜馬作一些以七種植物(以色列本土的七種作物)為主題的物品,因為她希望時時被提醒,要記得以色列。娜馬為她的侄女創造了這個紀念品。

我們問娜馬是怎麼決定住在泰可阿,並在那裡照料家人的,"我們結婚頭四年是住在耶路撒冷山區,"娜馬說,"耶路撒冷的山和整個耶路撒冷的綠是無處可比的,但是有了孩子之後,我們想找一個有更多自由和空間的社區。另外,從社群生活的角度來看,泰可阿非常獨特,我們有個非常多元的社區。

另外,從社群生活的角度來看,泰可阿非常獨特,我們有個非常多元的社區。這是一個宗教和世俗的混合社區... 社區真正融合,居民共同分擔責任... 泰可阿還具十足的創造力,無論是音樂、藝術還是陶器,真有豐富種類,所以對我的創作而言,這是個非常有利的環境。對於我們的孩子來說,這裡擁有大量空間、景致和空氣... 在以色列,我們不會在別處找到這樣的地方了。"

對娜馬而言,泰可阿與聖經的關聯也很重要,"這裡的街道以阿摩斯書命名,當我們在此地走動,可以感受這完全是聖經的土地... 而我們真真切切地住在這裡,生活在歷史中,一個開闊的社區擁有如此悠久的歷史。我希望有一天,古什艾錫安(Gush Etzion)能成功地以一種擁有主權的方式展現自己,並能在這裡存在多年,沒有恐懼,而是我們在這些重要地點的存在權被承認... 我可以說,遺產和猶太錫安主義對我們家非常重要,我們會傳遞給孩子。我四歲的孩子可以告訴你關於希律宮(Herodium)和地下洞穴的事,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。我們帶著孩子們,告訴他們這一切,並試著使它在年輕人心裡被加深。"

泰可阿與耶路撒冷的緊密聯繫對娜馬的丈夫來說非常重要,"我們太依賴耶路撒冷地區了。我的丈夫羅奈在耶路撒冷工作,能夠靠近耶路撒冷,同時住在一個如此獨特的社區,這實在很吸引我們。"

幾年來,娜馬一直是世界之心的供應商,為世界之心的驚喜包創作了許多作品。"大概兩年前,我們發現了世界之心,"娜馬回憶,"他們希望以猶大和撒馬利亞的藝術和創意為重點,推廣和拓展業務... 他們要求將不同的作品,不同可能性,寄給各地的以色列支持者... 對於創作,我真的很有熱情,猶大和撒馬利亞面對如此多抵制,這些社區受到抨擊、憤怒指責,我相信並與這些社區緊緊相連。驚喜包這個專案對我來說很棒,我很高興與世界之心合作,若上帝允許,我們將會有更富成效的合作。"

娜馬接著說到,世界之心的大訂單為娜馬和其他像她的人—猶大和撒馬利亞的獨資經營者和小企業主—帶來的巨大機會。"今天,猶大和撒瑪利亞人民出口產品的能力非常困難。如果我們在耶路撒冷或特拉維夫開個小商店,生意會更好。為了出貨到以色列和海外猶太人,我們必須做出非常大的努力,開展銷售通路—許多藝術家擁有這樣的通路,但我個人沒有。基於我的藝術背景,我沒有時間行銷自己,驚喜包這樣的專案讓我們的創作能充分擴展到其他地方,特別是以色列以外的地方... 我們通過世界之心的能力吸引這麼多人大規模的營銷,同時,我們能為長期努力下完成的創作盡一份心力—全心全意謀生之餘,知道人們正在接收產品並使用它們—我覺得這實在了不起。"